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心理时空>心情DV

    【原创】寒窑苦等十八年,归来人不如初

    2019/05/07

     

    幼时看《薛平贵与王宝钏》,觉得它是个美好的爱情故事,王宝钏苦等十八年


    终是等到了薛平贵,荣封皇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如今再看,心中多了感慨,也为王宝钏不值,曾是千金小姐,锦衣玉食,身边总有侍从随行,不愁吃喝,十指不沾阳春水,后来的山中遇险,薛平贵相救,如多少英雄救美的戏码一样,她对薛平贵暗生情愫,不顾家人阻挠,与父亲击掌三下断绝关系,毅然嫁给了薛平贵,从此柴米油盐酱醋茶,无人服侍,粗茶淡饭,却也甘之如饴,他们也是过了一段美满日子。不是看不起门不当户不对,如果后来的剧情也是如此自然好,可生活从不会这样美好,后来薛平贵从军,王宝钏相送十八里,他一次大战后生死未卜,所有人都说他死了,但她不相信啊,也曾想过寻死,但看到衣冠冢旁的薛平贵的东西,她决定等他回来。


    薛平贵以为她已改嫁,心灰意冷回了西凉,与西凉公主成亲,儿女绕膝,幸福美满,他是西凉的王,人人敬仰,王宝钏呢,逃避魏虎的纠缠时流产了,住着当初的寒窑,吃了十八年的糟糠菜,没有半点油腥,受人欺辱,等着一个大家都认为死了的人,不怨不悔,曾经的千金小姐,如今的容颜苍老的老妪,得知薛平贵没死时是多么欣喜如狂,却也成了别人的夫君,是西凉的王,那咬破手指一字一句写下的血书,“咬破手指写血书,点点鲜血和泪珠,十八年来未回转,音讯全无为哪般,莫非成了负心汉,忘了寒窑王宝钏”,一笔一划泣血地控诉,你为何未死却让我苦等了十八年。薛平贵归来后的试探,“我听说你当初改嫁过”他不信她啊,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她是憔悴的农妇,“你还叫我低头,我都不觉得低,”他嫌弃寒窑的槛低,却忘了是谁当初把她娶进来的,如今竟嫌弃自家的门槛低,可笑!“我在寒窑日夜等你,你却在西凉享尽荣华富贵”,王宝钏是如何的心碎。


    有人说这是他们的错过,我觉得是薛平贵的不信任,他听闻王宝钏改嫁,却没想过去验证下,他只是伤心回了西凉,再没有回来,如果他信任她,信任她对他的情意怎么会相信她改嫁了,说到底他不信她。十八年的寒窑苦等,等回了一个满怀歉意的西凉王,等回了另娶他人,有儿有女的负心汉,那个爱她的薛平贵早死在了那场战争里,十八天的荣华不过是他的补偿罢了。众人皆晓薛王深深情,无人知晓寒窑王宝钏。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蒙石兰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