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原创】苌楚(上)

    2019/04/18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云雾缭缭,偶有一两只鸥鹭倦倦地在丰茂的蒹葭丛中扑棱攒动。这是一条不大的河,流水淙淙而不激越,水色清亮而不明澈,两岸是连绵的一纵青山与山间阴湿的洼地。

      

    山腰际有一间小小的草屋,一纵竹林,一块小小的塘,有一双良人和两人尚在襁褓的女儿。小婴儿生的娇小可爱,灵动扑闪的一双大眼睛只滴溜溜地转,夫妻二人得了掌上明珠,更是视若珍宝。母亲郑氏巴不得天天抱了她坐在门前小小的塘边,听着山间柔柔的风惬意抚过层层绿影,浅浅唱着悠然的旋律。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她慢慢长大了,到了提溜着一只小竹篮子四处嬉玩的年纪。母亲只是叮嘱她外出记得采上一小篮苌楚。她不懂什么是苌楚,只记得母亲说着,山沟里长着那一片片茂密的树上挂着的小小的椭球型的果儿,便是了。


    没有什么难得到山间长大的孩子,她小小的身子看着柔弱,却灵巧地惹人咋舌,衔了篮子的竹柄,扎紧身上的短褐,便一卷袖子顺着枝叶儿上去了。那一双灵秀的眼儿,仔细打量着丛丛叶间藏得严实的果儿。她掂量着稳住了身形,便左一个右一个地填实了胸前挂着的竹篮儿。估摸着自己能拿得动了,又一把扯下枝叶间缠绕的青蔓,一点点把篮子送到地上去,自己三下五除二便轻巧地落在了树下的林荫间。


    她欢喜搭着小小的篮儿,顺着青苔遍布的卵石路,慢慢地走到那口塘前去。圆润的石子轻吻着她白嫩秀气的小脚丫儿,路边是两道父亲离去前洒下的铃兰花,她们生得极好,一大朵一大朵地搭在碧绿的叶丛里,笑得姿意而绚烂。她轻轻地撷下一朵,将满满盛了苌楚的篮儿放到一旁,小心翼翼地将娇嫩的花儿插在自己疏松的发间。看着水面映出的自己的模糊影子,她微微歪了歪头,将白皙的脚尖掠过水面,荡起了一圈圈细细的涟漪……


    她最喜食苌楚。将竹篮儿悠悠放入水中,一点一点拭去苌楚表面的泥土,清亮的水浣净了这果儿,她便随意拣起一个,耐心地剥去了表层的皮,心满意足地咬掉了一大口。酸甜可口的味儿直透入她心中去,柔柔地滋润着她饥渴的胃肠,汁水在喉间流滚着,甘甜的味儿回转在她的整个灵魂中。娘亲也喜欢啊,她旋即挎着篮子一路小跑回家去,非得缠着她娘吃上一个,才一边“咯咯”笑着又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郑氏对这个女儿很是喜欢,也着实头疼。这孩子攀树跑山的功夫着实不像自己小时候的娴静样子,倒像极了个假小子。“儿诶,你又何处去啊?”不及她唤住这女孩子,小女儿又倏地跑没影儿了。


    不怨她总是“儿啊,儿啊”地唤女儿,只是这叫法也颇不便了些,郑氏便苦苦想着给女儿取个小名儿,又见她这般喜欢苌楚,灵犀一念,便唤她“楚儿”了。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郑氏心中轻轻吟着这首小曲儿,脑子又不免波澜顿生,十一年前的画面又如生地映照在她脑海中,如黑色的漩涡,萦绕不去,萦绕不去,像是一场噩梦,就算她离去了那里一十一年整,也终是摆脱不了吗?


    她紧闭的眼角蓄着两滴晶莹的泪珠,却依旧倔强地不让它滴落下来,她轻轻拭去了这两点泪花儿,背过身去又长声唤起小楚儿,眼中满是温暖与柔情……



    Copyright © 2017 - 2019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