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原创】迷

    2019/04/17


    冷冽的风拂过尚楷诚略显疲惫的脸,又急匆匆地窜上夜空,入秋的季节总带着几分萧索,尚楷诚紧了紧身上那件刚买的黑色风衣,抄起摆一旁的米酒瓶,给自己满上一杯。粗糙的米酒顺着咽喉滑入,唤醒了饥寒的胃,尚楷诚摩擦着手中的酒杯,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觉得这个世界是真的很荒谬。


    他是三天前醒过来的。


    三天前,尚楷诚一脸惊恐地从老家的房间里面冲出来,满嘴胡话地乱跑,吓到了他正在学习的小妹妹,然后就被他老爹揪着耳朵给臭骂了一顿。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任谁从未来回到四年前,也会有一种时空错乱的荒谬感。其实尚楷诚就是在公司的会议上小眯了一会儿,毕竟经理的话太有催眠作用了,尚楷诚想不睡觉都难,他还记得当时警告过自己只能眯小一会儿,但为什么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老家那发黄的墙壁!


    尚楷诚现在有点愣,他不知道怎么跟七年前的父母开口说这件事,他总不能大喇喇地说——“爸妈,其实你儿子来自四年以后,很多事情他都知道的噢。”尚楷诚觉得,如果他这么对他爹说,他爹肯定不会只骂他一两句,可能还会觉得他脑子出现了问题,立马送他到精神病院,所以他现在啥都不敢说,只能默默闭嘴,大不了,大不了按部就班地再次过完这七年。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尚楷诚自从工作以来,每天都在公司里忙忙碌碌,脑子想了太多东西,早就不太记得四年前的一些事情了。其实怎么说呢,大事情还是记得不少的,但是他就是不记得一些小事情啊,而这些被他遗忘的小事可能又会关系到他的一些大事,就像一架航空母舰上的小螺丝钉,虽然它不起眼,但总不能少了任何一小颗。


    这不,他今天和好兄弟约了饭,结果聊得太入迷,忘记了今天是罗恒宇在大礼堂演说的日子。要不是回宿舍的路上听到路过的同学说演播厅的演讲好棒之类的话,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过什么。


    尚楷诚又满上了自己的酒杯,幽幽地叹了口气,自己怎么就忘了呢,虽然醒来的这几天有点浑浑噩噩,但忘了其他事情也不能忘记了罗恒宇演讲这件事儿啊!罗恒宇可以说得上是他生命中的大贵人了,没有他,尚楷诚大概就不会那么有一个好工作,毕竟罗恒宇家大业大,后台又硬,只要是朋友有难,他二话不说就会把事情给办妥当了,但最重要的是,他原来公司的老板就是罗恒宇的小舅舅,没有罗恒宇的举荐,他是断断不可能进入这个大企业。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他没有去看演讲,也没有坐在那个特定的位置上,所以这次认识罗恒宇的机会就这么泡汤了。


    尚楷诚有点苦闷,他猛地再灌自己一口,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其实他现在就像一只落水的鸡,急切地想要抓住什么来保证自己能存活下去,但是遗憾的是,尚楷诚他没有找到。


    倒不是说错失这一次机会,他就不能再与罗恒宇见面,其实他也不只是因为这个而难过,但是......他真的不太记得很多事情了,他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由自己设定的迷宫,但在开始走之前,他丢下了自己绘制的全景地图。


    尚楷诚再起拿起米酒瓶,空空如也的内胆让这个男人忍不住苦笑,他抬起手腕,模糊的视线聚焦了一会儿,才看到手表上的时间。半夜十二点了,哦,原来他已经在宿舍楼顶呆了一个钟,尚楷诚笑笑,开始熟练地收拾自己的东西,他得趁着宿管还没查楼就偷偷地跑下去,免得被查处了,还要受大过。


    这是他工作以后的习惯,一不开心,总想着喝酒,毕竟酒是一个好东西啊,它可以麻痹你的神经,还可以让你觉得你现在身处一个虚幻的世界。其实尚楷诚还挺庆幸自己记得在学校的舍检时间的,不然哪可以像现在这样坐在楼顶喝小酒。


    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回去睡一觉,就可以回忆一下明天的事情,可以想想今天还出了什么错误,要怎么补救,还可以想......说不定,自己一觉醒来,就回到公司了呢。


    尚楷诚麻木地走着,一身浓重的酒味让整个人更显颓唐,他的寝室是两人间,就在最顶层,没走几步就可以走到,尚楷诚打开寝室门的时候,不出意外地听见了室友的叫喊声。他的室友名叫寇明霄,是一个游戏迷,智商挺高的,不怎么学习成绩也很好,只不过他后来找工作的时候,发现自己除了学习就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其实...也挺不幸的吧。


    尚楷诚瞥了寇明霄一眼,这个家伙刚刚打完一局,满脸的怒气,一看就是被气到了


    “喂,我说你...


    “你怎么一身酒味?”寇明霄摘下耳机,一脸嫌弃地朝尚楷诚挥了挥手。


    “就...喝了一点。”尚楷诚笑笑,“明天就是周末了,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能去哪?你不就是在宿舍里看视频吗,而我,”他指了指自己的电脑,“玩游戏。”


    “不是...”尚楷诚有点尴尬,“就我们,可以扩展一下自己的...特长,对,特长!”


    “我们?”寇明霄有点莫名地看着他,“我说,楷诚你从三天前就不太对劲了,脑子秀逗了?”


    尚楷诚叹了口气,说实话,他是挺喜欢寇明霄的,虽然这个人有点毒舌,但是他也是那种为好兄弟两肋插刀型,这么说吧,想到寇明霄以后找工作困难,尚楷诚就真的挺想拉他做点什么...就是想改变,对,改变他。


    “其实明霄,你有没有想过...”尚楷诚斟酌一下语气,“我们除了学习什么也不会,就是没有什么能力...


    “你...”寇明霄呆愣地盯着他,突然就低下了头,沉默。


    游戏里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地传来,而两个人仿佛雕像一样沉默着,僵持着。


    “诶,算了,陪你去吧,长点见识。”寇明霄突然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沓传单,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一个月来收集的情报感谢我?”


    尚楷诚笑笑,脱下那件骚包的风衣,径直拿起毛巾就冲进了卫生间,他其实是害怕的,就是因为,因为自己不学无术吧,想想看,如果给其他人回到四年前,那肯定比尚楷诚做得好,有工作经验的人总会有办法做一些事情,但是尚楷诚明显不属于这一类,不然怎么要托关系进大公司呢,其实自己也就比寇明霄好了一点点,就是能有人推荐。


    但是有什么区别呢,还不是咸鱼一条,他回到四年前,却什么也不会,明明工作了,却像一个“白痴”一样,在一个经历过的世界里懵懵懂懂,真是可笑。他掐了自己一把,感觉自己像一只落水的鸡一样呼吸困难,拼命挣扎,对,因为这个无聊的变故,尚楷诚突然意识到自己什么也不会,他这几天其实在想,要是自己不按部就班,那大公司岂不是无望?但是其实还是有点好笑的,为什么重来一次一定要按部就班呢...学多点其他的,就像寇明霄说的,见识,见识嘛,学多了靠自己的才华进公司,还要每天都在公司担心自己被裁掉?啧,怎么自己要教训他的就变成了他激励自己了呢?


    算了,让那些小事情见鬼去吧,尚楷诚抹了一把脸,看着镜子中那张有点稚嫩的脸,长呼了一口气。


    男人嘛,总要有点担当,毕竟自己还比寇明霄年长了四岁,也算一个沧桑的老男人了。


    商学院  暮春之令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