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原创】文物保护那些事儿

    2018/11/15


      随着《如果国宝会说话》的开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因为它而愿意走进博物馆。不得不说,通过这种方式,让文物变成网红,并使人民大众一边在精神上愉悦享受,一边也潜移默化地涨姿势、提素质,一时间文物遗产、文物保护的地位噌噌噌高了许多。


      小小的文物,或古朴庄重,或雅致大方,抑或小巧玲珑,或是炫目迷彩。这些兼具文史哲及政治背景研究价值的无价之宝,究竟在怎样地被我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呢?


      文物界的大师们其实都默默地遵守着文物保护的几项基本原则,用像对待新生生命般的悉心与疼爱呵护着我们的文物宝宝。


      其中一条原则便是“修旧如旧”原则。具体来说,要求工作人员做到最大限度利用原物,尽量避免添加和拆除。比方说在古建筑中残存的构建能修补用的都要加以修补再利用。目前国内的修补工程这一点都较为注意了。另外还需注意的是,替换部分采用同时代其他建筑上拆除下来的旧料,以保持品格和个性。再者,仔细研究维修方案,从设计的角度使维修面尽可能控制在建筑内部,如结构加固,避免对建筑外貌做大的改变,这样的好处在于既加固了古建筑又避免了外部形象的损坏。


      另一条原则是保证文物本体的原来形制和结构不变。这是一条最基本的指导原则。由于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文物本体的形制和结构“饱含着过去岁月的信息”弥足珍贵,保护修复的过程中必须小心地、尽可能多的原汁原味地保存它。任何改变或新添加的部分,都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文物本体,都不含那些历史信息。同样越是原汁原味、富有真实历史气息的宝贝,更容易触动我们的好奇心和求索欲。


      非常关键以至于影响到文物“生命”价值的一点,就是有根据复原的原则。修复过程是个高度专业化的工作,应以尊重原始材料和确凿文献为依据。如果不从传播和宣扬文物被创造时所被赋予承载的价值出发进行保护,那后来做的一系列努力都将会是背道而驰,带来不可挽回的悲剧。所以不应当使一复原即影响文物的稳定和安全、或严重有碍观瞻。因构建缺损造成险情时,应对缺失部分,根据现存构件的形制或同时代、同类型的相同构件加以复原,如建筑物的柱梁他、枋、额、斗拱部分等,这样更能体现文物古迹的原貌和历史沧桑感,还文物的本来面目,尊重历史和文物的观众。


      最后想让大家了解的是“严禁做旧”原则。喜新厌旧和追求圆满结局的传统观念在文物古迹维修方面的表现就是修补齐全和粉饰一新。古建筑文物维修时最好不要做旧,尤其是在表面上的纹饰图案很有保存研究或艺术欣赏价值的情况下。对建筑的修复,罗哲文先生认为我们不必学习西方对文物原构和修复部分新旧分明、强烈对比的做法,可以按照东方文化的创痛做法,对文物建筑修复时“随色做旧”,但又要略有区别,使“乍看起来不刺眼,仔细一看有区别”。这些观点不无道理。


      历史上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梁思成,为了保护古建筑不惜以死相谏,但仍挡不住行政命令的推进。几近绝望的梁思成跪抱城砖,仰望苍穹,悲声痛诉: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剥去外城的城砖像剥去我一层皮。” 他无助地抱憾:五十年后,历史将证明我是对的。可是现今我们却可以无比欣喜地发现,大量文物在国家有关部门和社会热心组织的保护下,已经展现它原有的价值,绽放独特而迷人的光彩,向后来者讲述着历史的故事。


      保护文物无异于守护着我们民族的记忆和过往,那些在尘埃里黯淡下来的往事,期待在我们的手里,继续它的前世今生。


    Copyright © 2017 - 2021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