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药王一生为民安

    2018/09/22


      那是碧空如洗下的一阵啼哭,是清风拂过暖阳送来的一缕温色。


      他循哭声而来,见到一名老妇人仰面捶胸,嚎啕大哭,悲痛欲绝。


      “不知老妇哭送何人?他问,眼里是担忧,亦是关心。


      那老妇人便稍稍揩了泪,才看清眼前之人,鹤发童颜,身后挂一葫芦,一袭粗衣长衫略显陈旧。


      动了动唇,老妇人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他只好转身去看那棺材,殷红的血迹滴落地面,分外刺眼。他是医者,与病人大抵是有些感应的,何况根据这血迹,也将棺内之人的病情判断了个八九不离十。


      “老妇勿伤,这棺内之人,尚存一息,可让我一试,将她救回。


      老妇人已然停了哭泣,半信半疑,把眼角颊间的泪都抹去,才哽咽着声音问:小女难产,已死去两日了,您……真的能起死回生?


      “为医者,不敢妄言。他安抚道。


      老妇人听了,心下欣喜,赶紧向抬棺人道:快停,快停!


      抬棺的人却觉得不祥:半路上是不能停棺的。


      但老妇人不管,任何一点希望之光,她都不能放弃。


      她是雇主,抬棺的人只好停下来,将棺木缓缓落地。


      他赶紧来到棺前,让人打开棺盖,见了里头情形,笑说:好险啊,若迟一步,怕是一尸两命了。随即拿出苗银针,找准穴位,轻轻扎入,两指捻提转动。


      不久,棺内便传出一阵呻吟,之后一名婴儿诞生在棺内。哭声嘹亮,惊了几只山鸟,却笑了一众扶柩人。


      他大笑着表达自己的喜悦,在众人的称赞与道谢声中转身离开。


      自此,药王孙思邈的名号便随着青天白云煦风和日流传千古。


      是的,他是孙思邈,生卒年备受争议的妙应真人。走过一百多个春秋,历了几任帝王,从来面对招揽只是清袖一挥洒脱拒绝。名利于他,不过浮云耳;救死扶伤,才是他的责任、他的使命。


      他是自由的鸟儿,只愿翱翔在广阔的天地间。或许在某个风和日丽或者大雨滂沱的日子,遇上需要他救治的人,他便针起针落,再在人家连连道谢中微笑着离开。


      他曾说:胆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圆而行欲方。愿自己医时小心却不乏自信,期自己处时机变且灵活,警自己不能贪名夺利。


      他也说无欲无求华夷愚智,普同一等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都是希望自己能够德以待人,德以行医。可见他之高尚了。


      他亦曾与卢照邻谈论医者为道,论述四时百态五行行际,思考万物生息与斯人命数之联系,一字一句,皆成文成理。


      他似医学界的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用他一生去照亮整个世界。


      他曾踏遍万水千山走过四海百川,历经寒暑只为搜集偏方新药,也沿路救死扶伤解救无数病患。亦著书《千金要方》、《千金翼方》记载各种新方旧药临床经验,只为造福后世。


      大抵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自小便体弱多病,药香萦绕。未及弱冠,他便定了志,誓要学医救人,不让他人也受病痛折磨。他要走遍天下,在每一寸土地留下足迹,留下淡淡的药香。


      因而他不愿为官,怕进了太医院不能体人生百态,历人间疾苦。


      彼时传的神乎其神的一事,便是他悬丝诊脉,一针定穴救了长孙皇后,免了一尸两命的悲剧。


      依旧是那一身粗衣长衫,他被请进了皇宫,托人牵了一根长丝线绑在长孙皇后的腕上,便在帘外诊丝探脉。片刻,他便微笑着起身,那笑里,是自信,亦是喜悦。他信自己能救好皇后,亦喜皇子即将降世。


      他只是过腕定一针,便听到一阵阵呻吟声,紧接着便是皇子的啼哭。他笑,为每一个生命能安全来这世上而欣喜。


      这大抵是将他神化了的,轻微脉搏声,如何能得一丝相传?但他的确是救了长孙皇后两人,便也可知,他的医术必是妙手回春精湛若神的。


      于是太宗招他以执掌太医院,他却婉拒了。


      天地广大,民苦众多,他不能留在皇宫里将受灾受难的百姓抛弃。他还要继续走,继续救治那些需要他的人。


      无人知他是如何消散于这天地间的,他医术若神,便让大家以为他是神吧。魂归天外时,他或许只是回了他本来的地方罢了。


      人们永远记得的,是那身不知穿洗了多少年的粗衣长衫,早已浸满了药草的香气,他走到哪,便飘散到哪。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