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2018/09/10


      飘零,腐叶,枯黄,对于秋天,人们总喜欢冠以这些词来将其悲化。


      譬如“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譬如“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譬如“萧萧梧叶送寒声,江上秋风动客情”。殊不知,那花草的凋零给了秋不一样的寂静,那树叶的飘落给了秋不一样的点缀,那万物的暂眠给了秋不一样的情怀。


      从古至今,多少人为春的姹紫嫣红而沉醉,喜欢“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多少人为夏的枝繁叶茂而欣喜,喜欢“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又有多少人为冬的银装素裹而艳羡,喜欢“水晶帘外娟娟月,梨花枝上层层雪”。


      而秋,人们总说,“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她送走了曾经鲜艳的花朵,留下满园枯萎的痕迹;她亦送走了曾经碧绿的枝叶,留下满地厚积的黄叶。


      但是,“风催暑去荷花谢,秋爽天高雁自来”,秋,她是梦的伊始。


      那是金黄色的梦,没有“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的愁绪;也没有“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的怅惘;更没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她有的,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闲适。


      我读过很多的诗与词,秋的意境总带着一层悲凉,仿佛秋天便是萧索,秋天便是惆怅。可我也像刘禹锡一般,想要写下证明“我言秋日胜春朝”的文字。


      我曾想,在清秋的林间筑一座木屋,煮一壶香茗,拈一片落叶,捧一卷古书,就一片晚霞,仿佛是入了画,亦或是,误闯了哪位仙人的梦。是了,那是秋的梦,是金黄色的,梦的伊始。


      梦里,喧嚣已止。宁静得似乎时间也要停止,让人感受到一种淡然与超脱。在秋天那金黄的色彩中,能看到缤纷的叶,能摘有成熟的果,能嗅尽清浅的香。徜徉于此,难得欣悦。仿若我便成了一片落叶,或是一滴秋雨,悠远的天,金黄的地,其间是凉凉的风轻拂。


      秋,她沉甸甸地来,不是为带来忧愁,也不是为带来伤悲,她带着的,始终是“胜春朝”的美好。


      抛却古诗词中的意境,秋,有不一样的神采。她不是萧条,她是精神;她不是孤寂,她是温暖。


      大抵秋色如此,情愿锁清秋。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