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随想录

    红衣过溪畔,几分执念深

    2018/07/15


    读《聊斋志异之辛十四娘》,随手写之。


      她一身红衣踏过暮春的溪畔,清晨的雨才刚刚停下不久,道旁的草挂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将她艳红的绣花鞋沾满含着微光的水珠。而那时他牵着一头毛驴路过这碧水的岸边,只是一刹那就被她一身翩翩红衣摄了眼。


      一次擦肩,执念深种。


      只是他们擦肩而过,让他美好的幻想,只能停留在幻想阶段。他应当将这丝心动深埋,应当忘却这次美好的遇见,应当与她相忘于江湖。他的确是这么想的,也许那红衣只是他的恍惚。可未曾想西山薄暮时,他又遇到她。


      彼时他与朋友谈笑饮酒罢,已是微醺,便骑了毛驴往家去。路过兰若时,他看到她,还是一身晨间那般艳丽的红色,娇俏俏的容颜。在他看她时,他仿佛看到她朝他笑了。这一笑,勾起了他清晨雨后遇到红衣翩翩的她时,深种的那份执念,顿时他想隐藏在心的想法都化为了虚无。


      相逢是缘,再见是份。


      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欲望,只希望这般美好的女子,能与自己共白头。


      于是他栓了毛驴,跟着她的背影,进了寺里。可寺里是断壁残垣,亦有杂草丛生,才不过晃眼间,他便已找不到她的身影。踟蹰间,却看见皓首的老人从里面出来,见了他便问他从何而来又所为何事。


      他一时怔忡,竟不知如何回答。良久他应:“晚辈路过此处,便来歇歇脚,老人家怎么从寺宇废墟处出来?”那老人便笑,只道暂无居所借这残垣栖身,遂互通名姓。


      “晚辈冯生,可请展姓名。


      “蒙叟姓辛。语罢将他引至后殿歇息。


      他跟着进去,见后殿被人清扫过,挂有红色纱帐遮住里屋光景,淡淡的,隐隐能闻到空气里的一缕清香。


      他是为她而来,话至末处,便提起了亲事:闻有女公子未适良匹,窃不自揣愿以镜台自献。并索笔为诗:千金觅玉杵,殷勤手自将。云英如有意,亲为捣玄霜。


      可惜冯生有意,却未能遂愿,只能跨驴归家。


      夜色骤至,眼前断壁残垣不见,误入了涧谷。


      遥望苍林中灯火明灭,他心中惊疑,踉跄前去投宿,不想是郡君外祖母居室。


      有郡君为媒,他终于如愿娶了十四娘为妻。


      那日良辰,她静坐青庐,与他结为良缘。


      而后尽心竭力,她全为他考虑周全。许是料得他将有一劫,她每日纺织,又作谋生之事,将所得之财存入成亲之日她带来的扑满里,以备后用。


      后来他惨遭诬陷,竟无理可伸,府尹对他用刑,皮开肉绽。幸有她奔波劳走,请得圣上明断,才得出狱自由。


      经此一事,俗世中人情冰冷,使她终于生了倦心,那时与他成婚,毕竟迫于无奈,今番却不想再妥协了。于是为他另觅良偶,留下扑满里的钱财,从此作别。


      纵然有美好的相遇,她到底只能是他心里深种的执念,纵然浮生过半,也难磨灭。


      那日暮春溪畔,红衣总是入梦。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