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无声文学

    花香浓时赏,酒味醇时品

    2018/07/15


      楚历229年4月,边境骚乱,圣上赐楚铭兵符,命他领兵平反。


      夜凉如水。


      “臣已温酒一壶,请殿下共饮,贺明日凯旋班师。”


      这仗打了半月有余,将敌军步步紧逼,而今日陈景元趁着敌方军心涣散,一骑一人直入敌营,取了敌军首领性命,遂敌军四溃,此战得胜。


      “阿景,你单骑入敌营,过几日回了京,父皇定会宴赏,今夜当早些歇息。”


      陈景元叹了口气,声音轻微得几乎无人可闻,似自言自语道:“或许过几日,你便不愿再与我畅饮了。


      “这话是何意?”


      “不要多想,既无心饮酒,便歇息吧。”陈景元眉间锁着些许忧虑,齿畔间却噙了一抹温和的笑。


      一夜边塞曲,一夜离分情。


     

      “阿景,你欠我一个解释。”


      此番领兵,他是圣上之子,平定逆乱责无旁贷。陈景元是他伴武,自幼随他一起习武,又恰承袭了将军之位,故而随他一起出征。他信他,军情折子才交与他写,可他没想到,陈景元会将单骑入敌营这样的大功记在他身上。今日圣上封赏,他才知道这事。


      “殿下聪慧,一切都能看得明白,何须臣来解释。”陈景元神色淡淡,这个场景,他早有预料,可是只要能对楚铭有益,他可以不在乎。


      “我原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却不知道你竟觉得我喜欢争那虚名浮利!”楚铭心里裹了一层怒火,他当陈景元是知己,却不料陈景元会这样想他。


      陈景元看着楚铭生气离去的背影,苦笑了一声,他怎会不知楚铭是怎样的人,名利于他而言,本就不重要。可是,楚铭只是一个普通皇子,他日要荣登大宝,若还似先前那般籍籍无名,又如何能成?


      单骑入敌营,圣上赞他英勇,赏他恩宠,此功才算物尽其用。这些年来,他都没忘记那年楚铭在自己面前的豪言壮志,要助他,始终缺少的,正是这个契机。


     

      楚历230年4月,花红柳绿,芳菲未尽。


      数月来,楚铭声望日重,荣宠日盛,背后少不了有陈景元的一心谋划。


      御河边的新柳,垂下万千枝条。陈景元立于护栏边,流水在眼前慢慢淌过,清澈得能映出人影。


      “陈景元,你不必再费心思了。”水中倒影,忽地多了楚铭在一旁。


      这些时日,楚铭与陈景元越发疏远。


      “殿下,你深知臣之所以如此,都是为了……”陈景元话未说完,便被楚铭打断:“够了!那个位子,我从未想过,你如今却硬要替我去争……”楚铭生气地一拂袖,背身离去。


      曾经他们情同手足,他以为,阿景是最懂他的人。可是,他一天天看着阿景为他算计人心,助他争宠,不明白曾经心思澄澈的阿景去哪了。他从未想过去抢那九五之尊的位子,他宁愿做个闲散王爷,时时能与阿景比武吟诗便好。


      “阿铭……”陈景元低低地唤了声,看着楚铭离开的背影,太决绝。


      陈景元望着水面,一人一影对视。


      当真,从未想过么?


      “阿铭,我错了么?”陈景元苦笑,“或是你忘了,你曾说过的话……”


     

      楚历220年4月,宫城内外,柳絮纷飞。


      那日碧空如洗,深宫庭院里,练剑的少年额头发间已经起了汗珠。


      “阿铭,休息会儿吧。”陈景元从袖里拿出手帕,拭去自己额头的汗,伸手递与楚铭。


      楚铭用衣袖简单地擦了擦脸,才接了手帕,展开来看它的纹路,陈景元愣了半晌,轻笑一声:“这是给你擦汗用,你倒是研究起它的纹路来了。”


      “这帕子的原布,皆是边境小国朝贡而来,父皇赏与朝中臣子的吧?”


      “嗯。”


      “可是,阿景,我听说边境总不太平。”


      “明里臣服,暗里使绊,国虽小,心却未必小。”陈景元温和浅笑,言语淡淡。


      九岁的楚铭抿着唇思量陈景元的话,紧紧地握住了小拳头,抬眼对着陈景元的目光,一番豪言壮志从喉中喷出:“他日若我成了帝王,必将这大楚带向和平盛世,再不会有边境之扰。”


      陈景元轻轻皱了皱眉,很快又恢复了一脸他惯有的温和笑容。


      “到那时,我栽百花,待香气浓时,酿酒一盅,与你归隐。”陈景元轻声地说道。


      虽然他们平日里练武,并不让人在一旁伺候,倒不必太担心方才的对话让人听去,但是陈景元还是小心地确认了四周无人。这般豪言壮志,他听着倒无妨,只怕真让旁人听了去,他们会乱嚼舌根。


      “阿景,君子一诺,便不能变卦了。”


      “那是自然。”


     

      纵然与楚铭翻脸,该成之事,陈景元从未有办不妥的例子。


      楚历240年4月,先皇楚临驾崩,宫中兵变,楚铭继位。


      “你以为,我坐上了这个位子,你会如何?步步高升么?”楚铭盯着陈景元,眼里是怨是恨,陈景元分不清。


      “臣,请辞。”陈景元跪在楚铭面前,恭恭敬敬地说。他不过是想助他登上皇位,既已功成,自当身退。


      “呵……请辞?”楚铭冷笑,陈景元扶持他上位,竟不求高官厚禄,只答一句请辞?


      “请圣上恩准。”陈景元语气淡淡,不卑不亢。


      “若我不准呢?”


      陈景元神色未变,语气还是惯有的淡然,道:“圣上以为,臣还能如何高升?”


      楚铭这才反应过来,的确,他官居一品,又掌有兵权,何须再高升?功高震主,只怕遭了猜忌,反会丧命,才想着辞官吧。



      楚历2406月,陈景元被贬为庶民,不知所踪。


      “阿景,你终究,还是离我而去了。”楚铭轻叹一声,目光所到处,遥不可及。


     

      楚历270年4月,又一年杨柳青青。


      已至花甲的楚铭收到一封来自宫外的信,信中只有短短一行字:


      花香浓时赏,酒味醇时品。


      这些年,他殚精竭虑,边境小国,不敢再扰,楚国上下,不再有乱。他才想起很多年前,他曾对着阿景许下这般的豪言壮志。


      “他日若我成了帝王,必将这大楚带向和平盛世,再不会有边境之扰。”


      “到那时,我栽百花,待香气浓时,酿酒一盅,与你归隐。


      他本是无心之言,后来便忘了,没成想阿景却一直放在心上。当年阿景被他误会,却还坚持把他送上了皇位,而后请辞,如今已不知去了何方。


      看着这行熟悉的字迹,楚铭的眼角,落下两行泪来。


     

      楚历270年5月,四方安定,楚铭退位,太子楚玥继位。


      宫城外,护城河尽头,柳叶尚青,有笛音随着风飘散。楚铭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人和他一样,有着微霜的发。


      “阿铭。”他转过身,脸上,是楚铭习惯看到的,温和的笑。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