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勇谋不过一生

    2018/07/15


      范延光谋逆之前,对皇室还是忠心耿耿的。


      范延光,字子环,又说子瑰,邺郡临漳人。史书其实只要几句话就能概括一个人的生平,范延光却不只是寥寥数笔。


      范延光小时候在郡府干事,后唐明宗任相州长官时,收容为亲校。


      同光年间,明宗攻下郓州,后梁军队驻扎在杨刘口以扼制明宗,梁军先锋将康延孝暗地派人与明宗讲和。


      彼时明宗想派人向庄宗传达这件事,却难于选择合适之人,而那时的范延光,未知谋略如何,已然有勇气这点初现端倪,他接了这一任务,于是明宗以蜡封信交给他。


      这封信的重要,范延光当然明白。星夜前往,不敢丝毫阻滞。范延光到了之后,便上奏庄宗:今延孝虽有降意,而梁兵扼杨刘者甚盛,未可图也,不如筑垒马家口以通汶阳。


      范延光的意见显然是好的,庄宗欣然听从。而信已送到,他便折身回郓州,回主子身边


      然而,不多时,后梁将领王彦章便带着人进攻了。马家口所构筑的新营垒总是有其用处的,但即使能御,明宗依然担心城中没有防备。于是范延光第二次被派往庄宗之地。


      范延光是抄的小路,欲禀报庄宗,请求增派军队。只是他半夜走到黄河边上时,却被警惕的后梁军队抓获,送往夷门投入监牢。


      抓俘虏的原因,自然不是为了好玩。后梁军队的严刑拷问都非吃素,棒打几百下,用刀威胁,或许更恶劣的方式。


      范延光是有气节的,无论如何都没泄露这件事。


      大概是被他的气节感动,连狱吏也保护他,即使在监狱里呆了半年,他也没再被提审追问过。


      后来,庄宗到达汴城,狱吏除去了他的枷锁,拜揖道歉,不仅放了他,还在路边为他送行。他的这份气节,让庄宗很是欣慰,于是庄宗任命他为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工部尚书。


      明宗即位,提拔他为任宣徽使。此时的范延光开始显露他的才华,与霍彦威一起平定青州王公俨,调任检校司徒,只是开始。


      明宗幸临夷门时,行至荥阳,就听说朱守殷抗旨谋反。范延光说:守殷反迹始现,若缓之使得为计,则城坚而难近。故乘人之未备者,莫若急攻,臣请骑兵五百,驰至城下,以神速骇之。如此谋略,这般高见,明宗欣然准允。


      于是范延光从酉时出发到半夜,驰骋二百多里,掩杀到城下,与贼兵交战。所谓有勇有谋,便是这样。


      第二天,守城的人看见皇上御驾,便争着打开城门。


      史载范延光入城后,与城中贼兵展开巷战,杀到厚载门,全部歼灭了叛军党羽,明宗十分高兴。第二年,迁任枢密使,临时主管镇州军府事务,不久正式授任为节度使,加封检校太保。长兴年间,因安重诲获罪,再次入朝任枢密使,加封同平章事。


      范延光的人生轨迹,总是有些曲折。彼时因秦王李从荣图谋不轨,范延光担心祸及自身,因而多次请求出朝外任。不论是有远见还是贪生怕死,这一走,都是转折。


      明宗本不愿答应的,奈何范延光继之以泣,考虑良久,明宗也只得答应,于是范延光出镇常山。


      而叛变的念头,也大抵在这期间萌生。


      清泰年间,他被召回担任枢密使,不多时,便外出担任汴州节度使。又碰上魏府屯将张令昭赶走统帅刘延皓,据城叛乱,唐末帝便命令范延光讨伐平定,并任命他为邺都留守,加检校太师、兼中书令。


      他的门下有一个叫张生的术士,自称精通术数。范延光卑微时,预言将来必定成为将相,谁不喜闻此话?因而范延光显贵之后,非常相信他的话,历任数镇,都把他带着安置在上等馆舍中。


      当范延光问张生:我梦见一条大蛇,从肚脐眼进入腹中,进到一半后又把它拉出丢开,这是什么预兆?时,张生说:蛇,龙类也,入腹内,王者之兆也。


      也正是张生这么一释梦,范延光从此逐渐萌生非份窃位之想。这恐怕就是他勇谋一生中的污点。


      那时晋高祖在太原树立义旗,唐末帝派范延光率领所部二万兵士屯守辽州,与赵延寿构成掎角合围之势。赵延寿战败后,范延光急忙退回,早年的那份勇已经逐渐消解,此时亦是心中不安。


      范延光的反叛之心,也在此时开始暴露。高祖进入洛都,还是有些惧他的,立即封他为临清王,以缓和他的反叛。


      只是已生出的谋逆之心,又岂是轻易能平复的?后来范延光擅自杀死齐州防御使秘琼,并且把兵马收容在自己部下,又接纳所部刺史进入齐州城。这种情况,高祖想不怀疑也不成了,便东往夷门。


      当时范延光有个叫孙锐的牙校,与范延光是同乡故旧,军机民政,一概委托给他。所以魏博六州的赋税,没有半文钱上缴,在与朝廷的交涉之中,有不如己意的,孙锐就在范延光面前加以诋毁,可见其凶悍暴戾。而范延光的逆反,与他脱不开关系。


      当初,朝廷派使臣封范延光为临清王时,宴请臣僚,范延光却突然得病,卧病十来天。孙锐正是看准了这一时机,暗地里煽动小人,召来澶州刺史冯晖等,逼迫范延光叛变。范延光的睿智大概也因为这次生病而消失,被术士张生的话一蛊惑,便听从了他们。


      于是天福二年(937)夏六月,范延光派孙锐和冯晖率领二万步骑,南行抵达黎阳。


      大事不成,自然是有坏事祸首。当时的孙锐打仗都还要让十几个女妓跟随,甚至拥着车盖拿着羽扇,一定要歌舞之后才吃饭。如此做的后果,自然是导致将帅士兵烦闷躁动,慢慢斗志瓦解。


      不久,消息传来,反叛之军已被朝廷军队打败,于是贼军只能退回邺城。


      高祖接着派杨光远讨伐,范延光终究怕死,一知道事情不能成功,便杀了孙锐以推脱谋反的罪过,打发人带降表入朝认罪,并要求朝廷姑息宽容。只可惜,已谋反的人要求宽恕,高祖如何肯答应?


      但是范延光自有其才能,被围一年多,也无甚结果。只是城里饥荒窘迫,高祖的军队也是疲惫不堪,考虑到百姓劳苦,才准备化解这次战役。


      于是高祖便派了使者进城对范延光说:许卿不死矣,若降而杀之,何以享国?并且赏赐给他可免死罪的丹契铁券,改封为高平郡王,移镇天平。


      有此保证,不降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且他的门客李式劝他投降时也予了解释:“主上敦信明义,许之不死,则不死矣。于是范延光便下令撤除守备,穿着素服请求投降。


      奔赴汶水后,过了一个多月范延光才入朝觐见,不久又上表请求免除官职,诏令范延光以太子太师退休。居在京城一年,高祖常常召唤赐宴,待他与群臣没有差别。


      看似无风无雨,可是暗波汹涌又有谁能知道?


      范延光在某天感到自己的确不能再这样活着了,于是上奏,希望回到河阳私宅,以颐养天年。


      高祖自然是答应了他。


      于是范延光携妻带子,用车子装着奇物宝货相属而行,每过一个州郡,却都被守关官吏所纠查。奇珍异宝,这种诱惑,不言而喻。


      彼时的杨光远镇守洛阳,兼管孟、怀二州,既贪图范延光的钱财,又逐渐探明朝廷密旨,于是上奏道:延光反覆奸臣,若不图之,非北走胡则南走吴越,请拘之洛阳。


      虽是谗言,却未妨碍高祖准允。


      所以杨光远才敢派他的儿子杨承勋率兵围住范延光的宅第,逼迫他自杀。


      这是范延光万万没想到的,他还带着威严,说:天子赐我铁券,许之不死,何得及此?


      只是,这种威严,无异于强弩之末。第二天早晨,杨承勋就用刀剑驱赶他们,命令他上马走到浮桥上,然后乘其不备推入水中。


      范延光自然是死得冤的,可欺骗这种技能,杨光远并不差。


      他上奏朝廷说范延光是自己投河自尽的并差人去寻找他的尸体,水运军使曹千在郡城东面的缪家滩找到了范延光的尸体。高祖听说后,大概感念他过往功德,停止上朝两天,下诏准许送回安葬在邺都,又追赠他为太师。


      范延光一生,并不奇特,曲折虽有,后世却不曾有多少评判,大抵不过有勇有谋,贪生怕死,或是有些远见罢了。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