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而今真个悔多情

    2018/07/15


      “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容若能被如此评价,总是有他原因所在的。


      容若天资聪颖,书画骑射样样精通,又身在富贵家,仿佛生来就是为了让人羡慕的。可上天能让他如此优秀,却也能让他一生伤痛。


      容若一生短暂,堪堪分了三份,分别给了三个女子。


      第一个就是他的表妹。


      当年明珠府,绕床弄青梅。彼时容若与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似有若无的情愫理所当然地在两人心里暗暗滋生。


      那时他填词,她抚琴,巧笑唱和,闲淡时光里,后花园的欢乐声声不停。


      纵使流年好,年华却易逝。当表妹不得不按旗人规矩选为秀女进宫时,容若只能怀着深深的无力感眼睁睁看着表妹入宫,硬生生与表妹分离。


      紫禁城,禁的是容若的情。高高的宫墙,要他如何翻越?和皇帝争,他又如何能胜?这般折磨,容若心伤不已。


      那不仅仅是容若的表妹,更是容若的爱人。


      那时他想,他要见她,哪怕冒再大险,他也要见她!于是国丧时,容若混入僧人行列进了皇宫,即使知道这是多大的罪,却义无反顾。


      可是,见了又能如何?深宫高墙,硬生生将两人隔开,容若此生,注定与表妹有缘无分。


      九曲回廊,容若如愿见到表妹,却只能相对一眼,转瞬离开,不言一字。


      无奈,更多的,是悲哀,容若离开宫城,把痛融在词句中,填了一首《减字木兰花》:“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小晕红潮,斜溜鬟心只凤翘。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扣玉钗。


      曾经的爱人,如今已是连话也不敢交谈,只能在回廊转角时听表妹轻轻叩动玉钗的声音。


      容若心里有多不甘与不舍,才以此词祭奠他无疾而终的初恋。那时他还是抱着表妹能够限满出宫,再续前缘的想法的。容若等表妹,他的表妹一样在等待着与他的再相逢。


      谁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个时代,读书人自然是要博取功名的,偏偏容若体弱,难得的机会他因为生病错过了殿试。而病愈后,上天给了他第二段爱情。


      她是卢氏,是容若的妻子,他的第二个爱人,治愈了他心里的伤。


      容若和卢氏能在一起,或许是上天怜他因病未能殿试,失去了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吧。又或许是上天觉得容若与表妹的结局太悲伤,才以此缓一缓他的心境吧。或许,都不是,大概只是上天觉得让人在幸福后痛苦来的有趣些吧。


      漫漫人生路,心死又再生。和卢氏的情,虽然是治愈,却给他带来了更深的痛。幸福存在的意义,对于容若来说,似乎就是为了毁坏的。


      《蝶恋花》那么悲伤,一字一句,都是容若的痛,他写:“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成环,昔昔都成珏。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那是容若怀念卢氏所写,卢氏伴了他花开花落三年时光,她知他、懂他,三年的陪伴,她予了容若过分的快乐。


      花开争艳,满鼻清香,折一枝簪于发间;碧树成林,枝叶成荫,吟一词浅笑相对;北雁南飞,黄叶铺地,拈一片未觉有悲;雪压秃枝,落地无痕,踏一路细碎步影。如果一直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时光不离,静默一世,容若该多幸福。


      他那时候幸福到连上天都开始嫉妒,于是卢氏给了容若短暂的幸福后,死于难产。五月的花簌簌而下,她留下他的骨肉,随着枝头飘零的花儿,便与容若长辞了。


      秋风起,使人愁。容若看着满庭的萧萧黄叶,被瑟瑟西风吹起五月花落时卢氏逝去的记忆,却只能轻叹:“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幸福三年,哀愁半生。容若的痛,几乎都化成了那些词句,读来总是叫人感伤,沈宛就是在容若的词集《纳兰词》中感受到他的。那时的《饮水词》取自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亦有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可是,沈宛,她只是一个江南艺妓,却似乎在容若的词句中看到了他内心深处难以忘怀的痛。


      沈宛是容若第三个爱人,虽然最后只是他的妾,虽然最后离他而去,却是容若爱的最深的,也是伤的最痛的。


      容若此生,辗转苦乐,相知相恋又相离。遇上沈宛,相思长,幸福短,容若可有后悔过?大概不曾吧。


      江南的水光山色总是格外养人,沈宛是吴兴才女,貌美人淑,容若挚友顾贞观返京时,她随行而至。初见容若,月老的红线似乎就把两人栓在了一起。


      只是,才相见,便话别。


      容若身为一等侍卫,皇帝下江南,他是必须随行护驾的。她才来,他便要走,平添了无尽相思。


      待从江南回京时,昔日誓约却难成。


      容若情深,父亲不同意他与沈宛的婚事,他有过反抗,甚至几成反目,最后才以迎娶官氏,拜朝为官,沈宛屈妾为代价,换得明珠府外一隅安定。若是快乐,名分富贵也不过浮云,沈宛何曾在乎过?可夜深人静时,沈宛看着日渐消瘦的容若,轻轻抚平他微蹙的眉,她心里又如何好受?


      每一个日日夜夜,沈宛纠结着。他们能够每天都在一起吟诗作对,玩笑取乐,日子似乎很美好,可是容若为何憔悴了?他是为她,为了娶她,即使只是以妾的身份,他与父亲争执,他不得不任官职,上朝,做那些他从来抵触的事情。


      这样的容若,是她要的吗?


      沈宛走了,在容若好不容易能够和她在一起时,她离开了他。她不想看着容若为了自己与亲人反目,不想看着容若为了自己在朝为官做着他心里一直抵触的事,不想看着终有一天容若后悔。于是春尽时,她回了江南,那里,是她的故乡。


      她曾写:“雁书蝶梦皆成杳,云窗月户人声悄。记得画楼东,归骢系月中。醒来灯未灭,心事和谁说?只有旧罗裳,偷沾泪两行。


      江南再美,没有容若。那个美丽的地方,只是映了她满眼萧瑟悲凉。


      沈宛走了,容若呢?他是恨自己的吧,连心爱的女子都不能留住。容若只是提笔挥就《梦江南》:“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梦江南,江南梦。或许,容若倒是希望那只是一场梦吧?梦里,他与她执手,眉眼带笑;梦里,他与她相视,眼波传情。可终究梦醒,他心里成殇。


      刻骨的爱,刻骨的痛。容若念着当时浅笑,伊人却已不在身侧。


      容若病了,一卧七日,终是长眠病榻。


      容若曾叹:“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可他的确是不后悔的。情深不寿,于他而言,也不过是早些离开这人世间罢了。为官苦,为人难,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容若一生太短,却经历了太多。他的词里甚至难得有欢乐的句子,似乎他就是用他的感伤和愁绪造就了这么多的优美词句。世人皆知纳兰词,却难解其意,到底是只有容若自己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容若一生悲,究竟是韶光弄人,还是命运不公,似乎,都不重要了。


      他只是容若,浊世佳公子。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