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深度报道

    地铁商家的苦与乐

    2018/07/08

    (记者 梁莹莹)随着1、2号线的相继开通,地铁逐渐成为南宁的重要交通工具之一,连通着城市的四面八方,汇聚了一大批来来往往的人。可观的客流量意味着商机,在地铁还未开通时,招商的广告就已铺天盖地,如今,地铁商圈一步一步走向成熟,体系化、规模化成为地铁商铺的标志。


    走进地铁站,小吃、美妆、服饰等商品琳琅满目,商家们细致装扮商铺,各有风格,努力以吸睛为目的引来顾客,食物的香气与空气清新剂散发出的香味相混杂,构成了一个空间相对封闭而狭小的“步行商业街”。立锥之地,却客源不断,对于地铁商家们来说,在地铁站营业,是一件苦与乐交杂的事。


    早上8点,“宜州·味”已经开始营业,商铺占地面积很小,商品柜就占去了不少,勉强容下三张小客桌。两位工作人员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工作,她们默契地避让,相互配合,熟练地把凉菜、鸡爪、粥等成品一一摆放在商品柜中,等待着来往的食客,“来点凉菜吗”是她们的口头禅。


    不久,一位穿着朴素的女士来到商铺前,对着成品的小细节稍作指点。原来,这家商铺的主人正是这位梁女士,“这个品牌和产品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她介绍道。38岁的梁女士是宜州人,宜州的特色是小吃,以“宜州凉菜”最广为人知,她希望能把这些家乡的美食带到城市里来,让大家都能尝到,同时,她与家人也想到城市里打拼,发展事业,便有了“宜州·味”。


    凉菜.jpg


    (“宜州·味”商铺产品)


    “我们的产品是针对广西人的口味来做的,以蒜香、酸甜为主,销量是比其他店铺高很多。”对比地铁站里的同类店铺,梁女士觉得南宁的顾客还是以广西各地的人居多,而自己的产品有独特的配方,迎合本地人的口味,所以销量挺好。


    梁女士的店从老家开到南宁,历时7年,从无到有,她也有累的时候,但是,她始终觉得付出就有收获,苦中有甜,累了也是“开心的累”。“现在体力方面的工作我们已经不太接触了,主要是忙品牌推广的事情。”她说,除了核心配料还是自己掌握,梁女士再也不用亲自制作凉菜,不需站在店里吆喝。如今,她已经拥有3家自营店,4家加盟店,是别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未来,梁女士还打算在南宁增加分店,如果有合适的机遇,她也想把家乡美食带到广西以外的地区。


    王静与梁女士年龄相仿,她也在地铁站拥有着一家商铺,名为“水街李记粉虫”,她们都有了家庭、孩子,并且居住在南宁。但与梁女士的雄心壮志不同的是,王静选择做这一行是因为工作时间有弹性,这能让她有时间照顾家庭。对于未来是否想把粉店做大,她先是惊了一下,接着说:“我可不敢想,心没那么大,就先这样做着呗。”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可能是感受到主人的“佛系”气息,粉店的生意也很“随性”。早晨至午饭前的时间,客人寥寥无几,店员也不着急,他们悠闲而细致地把配料准备好,耐心地等待顾客上门。到了饭点,粉店则挤满了人,王静与两个员工渐渐忙碌起来,他们手持小锅炒着准备好的配菜,加汤,放入粉条,倒进碗里,一气呵成。


    家人早先在水街开了家粉虫店,王静从小耳濡目染,喜欢吃粉虫,也会制作。“在小时候,煮熟的粉虫,浇上黄皮酱就可以吃了。现在的口味多了,还有一种新式的透明的粉虫,加了邓面,我觉得口感不如传统的好吃。”她笑着说。以前是帮家里干活,后来看到地铁站的各方面环境都不错,王静决定自己试一下,这一两年,她都是在打理自己的店面。


    王静工作时都是笑呵呵的,很少有烦心事,但频繁的整改通知有时会烦到她,一个月就要改一次的节奏,实在是繁琐,这让她有点来气。“但是也还行,都还能接受。”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随着西大校门口封路维修,西大学生光顾地铁站商铺的人流和次数都在递减,王静虽“佛系”,但也承认,这对她的店铺来说各方面都有点影响。


    在地铁站里,像梁女士与王静这样拥有自己的品牌或商铺的人并不多,大多数店铺都是连锁店。例如,“老盐街”“老长沙臭豆腐”“屈臣氏”等品牌店皆是全区或者全国连锁店。在这些店铺里,都是请来的员工在操持业务,员工的年龄段从十八到年逾半百的都有。店员实行轮休制度,或分早班与晚班,值班时间不一。这种排班方法能让商铺保持一周都在营业的状态,店员也能得到休息。


    “槑言槑语”就是一家连锁店,主要销售干货类零食,去年八月份开张。大多数时候,店里都只有小李或者另外一个店员“独守”,她们的日常工作很简单,基本是介绍,称斤,收银,补货、整理即可。店铺就在抓娃娃机的旁边,有时闲得很,小李会看着别人抓娃娃,然后慢慢陷入发呆的状态。


    小李很年轻,在这家店工作之前是服装店的销售员,有一定的销售经验。她喜欢吃零食,觉得零食好卖,第二份工作就选择了“槑言槑语”。小李清楚现在店里零食的销量正在下降,但是无能为力,“我觉得现在不好卖了,生意没有之前好,可能是因为大家吃腻了吧。”小李不知道原因,不过依旧乐观。“如果这家店真的开不下去了,可以去‘良品铺子’啊,他们在招人,今早还聊呢。”她笑着指了指对面另一家卖零食的商铺。


    地铁.jpg


    (“老盐街”)


    年轻的小李觉得失业了也可以很快找到下家,并不怎么在乎这份工作。而开始迈入中年的黄爱丽却不这样认为,她为一家内衣店工作,从地铁商铺开张的那一天起,她就开始转到地铁站里工作,虽也是员工,但是她把这份工作看得很重要,把内衣店当成自己的店铺在打理。


    黄爱丽是武鸣人,从18岁开始就在社会上打拼,也做过有关销售的工作,但她依旧认为自己“没有经验,都是在跟着别人学习”,她知道“值得拥有的东西,永远都来之不易”。因此,黄爱丽一直在认真细致地做好每一份工作。在这家内衣店里,她总是热情地接待每一位顾客,就算是遇到难缠的人,她也会微笑地服务好,不会生气,没有怨言。


    在西大校门口封路之后,她觉得会有一点影响,但也不太担心店铺的销量。“因为我们建了一个顾客群,附近居民都知道这个店,如果要买的话可以在群里跟我们订。”她非常喜欢现在这份工作,相对于之前在百货大楼上班时非常多的条条框框,她更享受现在这份工作带给她的相对自由,而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


    每个人都不可能只有喜这一种情绪,黄爱丽也一样,她在上班时热情开朗,转而把劳累放在社交媒体的状态栏上。她曾写道:儿时总想着快点长大赚钱买雪糕吃,现在终于长大了,伴随而来的却是种种责任与压力。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情绪似乎与她性格不符,但这就是她真实的另一面。在她看来,笑脸迎人是职业素养需求,而把负面情绪转换成文字发泄出来,也不失为一种调节心情的好办法。


    地铁站里的正式员工很多,但也不乏兼职者。谢西源今年18岁,即将升入大学,他打算好好利用这个暑假增加社会阅历,于是先在老家的一家小饭馆里端盘子,但三天之后,老板的亲戚到饭馆帮忙,他就只能离开了。兜兜转转,最终在新开业的“邵福记梅菜扣肉饼”做起了兼职。


    据介绍,这个店铺是全国的连锁店之一,区内的总店在万象城,地铁站里的这一家是新开的分店。谢西源是新手,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也不能使他成为一个制作梅菜扣肉饼的“老手”,干脆就在店里干起了收银的工作。他非常热情,离店铺十米远都能听到他的吆喝,年轻的嗓音成为了吸引顾客的利器,他也颇具幽默感,与等餐的客人能聊得风生水起,惹得顾客与店员都开怀大笑。


    在地铁站开店,有生意兴隆的,也有销量惨淡的,倒闭的店铺不在少数。有失意的店主总结道,除了北上广深,在地铁站里开的店铺少有不赔的,并不是每一个地铁站都是黄金地段,人流大,但进店率低是常事。资料显示,地铁站的特征是,上下地铁者大多为快速消费人群,一般情况下没有时间慢慢消费,更别提休闲性质的逛街,这让产品制作时间较长的店铺很难留住顾客。在西大附近的地铁站里,一半以上的消费者是学生,当由于修路,学生们都往鲁班路下地铁口,对于西大站商铺的影响就非常明显了。


    一批店铺倒下,却并没有对后来者构成威胁,新的店铺又陆陆续续在地铁站里挂起自己的招牌。比如,“邵福记梅菜扣肉饼”就刚开业不久,为了达到宣传与招揽顾客的目的,地铁站里的广告牌几乎都被其店名与产品覆盖,“第二份半价”“消费后抽奖”等营销手段也被运用于其中,效果虽不尽如人意,也没有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与信心。


    还有一些人,踌躇满志地准备在地铁站开业。冯悠怡是一名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她与朋友在大四的末尾就在筹备于地铁站开一家奶茶店,她觉得奶茶店是年轻人都喜欢的产品,也轻松上手,如果是其他类型的店铺容易受到网店的冲击,便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去了。


    对于冯悠怡来说,在地铁开奶茶店并不是以赚钱为第一要义,这是她与朋友们的兴趣所在,“一开始都没怎么想到赚钱,就是想体验一下做生意的过程与感受,因为我们还很年轻嘛。”在她的设想里,这个奶茶店的材料应该全都是环保的,产品纯天然,无添加。同时她也想到,这样的设想在现实中可能会带来很高的成本,到时应该视具体情况而定,努力控制成本。


    地铁站里最不缺的就是奶茶店,但是冯悠怡不怕竞争大,她觉得这是一个可以结识更多人并扩大人脉的平台与机会,“这能让我们了解到一个商铺应该怎么运作,还可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生意的,我们之间的差距在哪里。”不求多大盈利,她只希望自己的店能维持经营就够了,“我们努力为顾客服务,然后如果能看到别人来买我们的产品,我就会觉得很开心啦。”


    最近,冯悠怡的奶茶店进入了试营业阶段,合伙人们之间却发生了一些摩擦。“我们中有一个人属于比较急的性格,做所有事情都很急,所以磨合得不是很好,就出现了意见不一的问题。”她说,还有一个是执行问题,因为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家的执行力度都不够。因此,她与其他人决定把性子较急的那位合伙人剔除,资金遇到困难就只能先借助于他人。


    尽管试营业阶段就遇到重重困难,但冯悠怡仍然充满期待。他们调整了一些销售策略,把每个人分配到与之性格、能力相符的环节,交叉安排时间工作表,以达到节约成本的效果,也能避免许多问题。

     

    接近晚上11点,地铁站商铺里的商家们开始进行收拾、清理的工作,整天都在接受烟火之气的“洗礼”的物件逐渐显示出原本的面目。人们疲惫不堪,三三两两约着回家,仿佛受尽了世间的苦。但心照不宣的是,第二天的太阳一升起,大家又会精神抖擞地继续奋斗了。于地铁站商铺中营生的人们,都在尽力地过好苦与乐交织的每一天。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