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深度报道

    南大门,不会结束的故事

    2018/05/15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旖旎风光秀。

     

      广西大学校门建成至今共经历四次主要的修建,从1928年在梧州建校时的校门,到桂林时期的国立大学校门,再到半个多世纪前的二重门,以及现今的开放式的南大门,它是西大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不可或缺的参与者。

     

      黎明的曙光将至,南大门又迎来了它新的征程。


    IMG_0002.JPG


    (南大门的石碑现在已经被围起)


      石碑,家的站牌

      

      1980年,梁老师来到广西大学土木学院执教,在他的记忆中,那时的南门口还没有石碑,只有两根巨大的石柱,右边的柱子上挂着写有“广西大学”四字的牌子,“后来牌子拆了,换成现在的石碑啦。”他坐在离退休教职工中心的走廊上,乐呵呵地回忆着。

      

      现在的南大门建成于2004年,弱化了大门的概念,采用开放式。大门东侧立着4根柱子,西侧则立着校门石碑和8根柱子,校门石碑上的“广西大学”四个红色大字由毛泽东题写于1958年。

     

      2013级的黄丽滢仍记得去年夏天的早晨,她穿着学士服,为拍毕业照,和班里的同学们走遍校园,综合楼、六教、化工学院、图书馆……都留下她们的身影,拍摄的第一个地点就是南大门的石碑处,她笑着说道:“当时我们摆了个练太极的姿势,《一代宗师》里梁朝伟要出招的造型,觉得特别厉害。”对于她而言,“西大的生活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都是从南大门经过的”,2013年,她怀着希望和紧张走进南大门,又在去年夏天,带着新的梦想和无数回忆走出南大门。南大门是她心中的一个标志,意味着开始,也代表了结束。

     

      “其实说心里话,第一眼看到南门,总觉得不太气派,太不显眼了!环境工程的大一学生唐鑫玙抿了几口从南门地铁站买来的奶茶,边走进狭窄的人行通道边说,但是啊,我每次从外面回来,出了地铁站或者下了公交车,一看到南大门,就会觉得,嗯……终于到家了。

     

      莫尔说,为了寻找想要的东西,我们走遍全世界,回到家,找到了。

     

      立在南大门西侧的石碑是一个醒目的站牌,它告诉西大人,这儿是你们的家,永远为你们守候,给予你们一切美好和温暖。


      坚守,给南门不变的守护

     

      “往这边走,这边。”南门的秩序员黄大哥坐在一顶伞蓬下边用手比划着边大声提醒,他的后背就紧紧挨着蓝色的施工防护栏。

     

      2018年初,学校的规划基建处在广西大学官网发布相关通告称,将启动南大门两侧绿化树移植等工作。原本供大家进出的人行通道被拆除,所有的行人和自行车都只能有电动车通道出入,通道变得拥堵,尤其是大门东侧的通道,时常出现出入的人和车都挤在同一通道的情况。

     

      中午十一点左右,人流高峰期渐至,出入南门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结伴外出的学生,进来送食材的阿姨,散步回来的老人……原本就狭窄的电动车通道又逐渐开始拥挤。

     

      “大妹子,你没有门禁卡的话这辆电瓶车是不能开进去的!

     

      “您能帮我刷一下吗,我就进去办点事。

     

      “这不行,我们有规定的。再说了,我若要帮你刷卡进去了,你没卡出来我们可是要负责任的。

     

      黄大哥特意把嗓音提高了几个度,才足以应付人流声的嘈杂。西大校内外人员流动较大,外来人员较多,为保证校园秩序与环境安全,他和同事一面疏通道路,一面还需检查电动车门禁卡的使用。其实每个学期开学和临近放假的时候才是最忙的时候,特别是每个学期的开始,人流量往往最大。新生们提着繁重的行李来到广西大学,会有不少人停在南大门问路,“我们两个人,回答不了那么多,又要管这里,又要查(门禁)卡,事情很多,”他边说边指着自己和同事,“这边进出的人特别多,忙得连饭都不能吃,有时候下午2点钟才能吃上。”

     

      两年的时光,黄大哥就这样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走过南大门,就像守护者,守着南大门,守着南大门的故事。

     

      “今年来的外国留学生比过去两年要多,非洲、越南,韩国也有。

     

      一提到新生,他就不由地想起外国留学生们,特别是非洲的留学生们,黑黑的皮肤,“挺好玩的”。起初黄大哥与这群留学生们也不大熟,辨不出人,但孩子们特别热情,经常跑来聊天,时间长了,一来二往,叫得出名字的也有好几个。留学生们经常会在周末结伴出去游玩,因为宿舍楼离校门比较远,回到南大门的时候就喜欢坐下来与黄大哥聊上几句,顺便休息一下,偷几口茶喝,偶尔还开个玩笑,“哎,阿叔,你这个衣服借我穿一下!”黄大哥描述着,自己也笑了,“有几个讲普通话还不错,有的不会就混着讲,就像我们普通话白话混着讲一样。”

     

      黄大哥露出灿烂的笑容,用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手扯了扯自己制服,模仿着非洲学生的神情和动作,他的同事站在一旁看着,也不由笑出声,南大门会变,他们和那群孩子的之间的点滴不会变。

     

      一进入南门,顺着通道就可以看到远处的综合楼和两旁大片的绿化带,苏阿姨和严阿姨的日常就是和这两片绿化打交道。

     

      “这份工作我做了20多年,已经退休了但还在做。”苏阿姨说着,边娴熟地用镰刀将花圃中的杂草割掉,堆在一旁。这两大块绿化带是南大门重要的一部分,更是校园形象重要的一部分。“这里的绿化就靠我们咧。”苏阿姨的语气中透着自豪,她和严阿姨每天的工作就是呵护植被盆栽,让学校门面的环境更为整洁美观。除草、浇水、摆盆、修剪枝叶,她们日复一日地做着这些绿化工作,用自己的劳动守护着绿化带,守护着南大门的形象。

     

      虽然岗位不同,但他们都是南大门的守护者,用自己的方式一年又一年给予南大门不变的守护。


    IMG_0027.JPG

      

    (南大门的秩序员维护着南大门的秩序)


      重建,抹不掉的是这份深情

     

      夕阳让广西大学石碑的影子变得很长、很长……

     

      “我毕竟也看了一个学期了,对于它也有一定的感情了”,面对即将要重修的南大门,唐鑫玙流露出些许不舍,最让她放不下的就是南大门西侧的石碑,“那个石碑真的挺好的,没了好可惜呀,很喜欢石碑!”

     

      4月中旬至4月底期间,南大门将彻底进行封闭施工,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禁止通行,而出入通道也会暂时改至南侧们,对于黄大叔而言,这意味着工作的流动,再过一段时间,他就要转去东门或西门,也许是南侧门,开始他新的守护职责。

     

      伴随着播放器里悠扬的歌声,梁老师继续讲述他对南大门的回忆。“我以前上测量课的,”他说道,测量课需要实践操作,他常常带学生们去南大门进行测量实验“那时候的南大门跟现在可不一样,变化挺大的,柱子也改了,加了石碑,路也宽了。”即使过去了那么多年,曾经的南大门在梁老师脑海中还是那样清晰,谈到现在南大门的改造,他显得格外兴奋,“新的好啊,新建的南大门,就应该把大学名牌放在大门正上方,这样整体格局就更加正统大气,那个好啊!”他一边想,一边“呵呵呵”笑着。

     

      计算机专业的李松儒住在西二十六栋宿舍楼,离南大门较近,他经常出入南门,买些日用品,逛逛商业街,吃点东西,南大门成为他与校园外面的重要连接。一开始听说南门要重修,他不大相信,“之后看见那儿的停车场正在动工,我才确信南门真的要重修了”。广西大学官网上展示了新建南大门的设计方案,未来的南大门将更为大气,但对于李松儒而言,刚开始可能会有些不习惯,“现在南门设计风格比较符合我的品味,看着更舒服”。

     

    谢幕,是为了更好地演出

     

    夜晚的南门常常人潮涌动,通明的地铁站,热闹的商业街,还有些许沧桑的歌声,南门气氛蛮热闹的,特别到了晚上,常常有音乐表演,如果我经过那里,我就会去捧个场。李松儒现出满足的神情。

     

    根据规划基建处在官网上的公示,重建南大门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南大门部分相关设施出现老化现象:南大门两侧的12根空心柱出现了老化开裂现象,存在安全隐患;广场的花岗岩路面破损下沉现象严重;门卫室外墙砖局部脱落;周边绿化景观也退化老化。另一方面,南大门在功能方面也无法适应当前需求和未来发展,人车混行,人车争道,非机动车停车场较为狭小简陋,周边无大型机动车停车场等配套设施等。

     

    和南大门一样,学校的其他地方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造,校园“狗洞”进行了重新规划建设,西苑餐厅旁边的一片树林变为施工场地,西体育场封闭重修……他们暂时的谢幕,都是为了积蓄力量,在重新亮相那刻,带来更为惊艳的演出。

     

      接近一天的尽头,一切都渐渐平静,石碑依旧在那里,等待着第二天晨曦的来临,南大门的故事还在继续,永不会结束。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