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玉兰网>文海拾贝

    折梅寄相思

    2018/03/11


      常常想起大雪纷飞的样子,捧一卷书,读一阙词,在白雪白梅之下,便可徜徉古今。

      因生在南方,很少见到雪,赏梅看雪便成了奢侈,只能从那些咏梅叹雪的诗词中,找一找意境。

      早前读朱熹“前时雪压无寻处,昨夜月明依旧开”的句子,并未有太多感触,如今再细细念起整首诗,却别有一番景象在眼前。

      那是孤寂的老人拄着杖,徘徊在几树梅花下,时而抬眼望向天边的皎月,时而凝视枝头洁白的梅花。他的心里,正因有所思念,所以瞒不了如今一身落索。

      此间朱熹以梅喻人,似在咏梅,却分明能体会到他是怀着怎样的伤感写下这一字一句。天地间,雪之洁,梅之白,本该与人共赏,吟咏诗赋,而今却只有他一人在。

      远在天涯的人似玉,也必有白梅一般的清傲姿态,才惹得朱熹情不自禁折下一枝,要寄予久别的友人。

      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但惺惺相惜的两人却难相忘怀,相思之情亦难以斩断。所以朱熹才写下“折寄遥怜人似玉,相思应恨劫成灰”,赞知己如玉,又想着对方的牵挂,纵然劫火之后只余灰烬,恐也不能罢休。

      多年前的灾祸带来的伤痛还历历在目,而今看着大雪纷飞后不染纤尘的梅花,从日出至日落,几经徘徊,却只有满身的伤感与落寞。直到日暮时分,寒鸦归巢,传来几声嘶鸣,才远远的望着半敞的柴扉,独自归去。

      惆怅也好,相思也罢,过去的都随昨日的万千飞雪消散吧!今日梅开正好,孤寂的老人拄着杖藜离去。

      朱熹掩过门挡住清寒,在半旧的书桌上铺开笔墨,将方才的心绪缓缓流淌纸上:


    “惆怅江头几树梅,杖藜行绕去还来。

    前时雪压无寻处,昨夜月明依旧开。

    折寄遥怜人似玉,相思应恨劫成灰。

    沉吟日落寒鸦起,却望柴荆独自回。”

     
      朱熹将折下的梅覆与诗句之上,双目却注视着窗外。

      外头忽而又起漫天风雪,淹没他方才的印迹,亦再覆上雪白的梅,与之融为一体。
    一时间,天地苍白色。



    Copyright © 2017 - 2018 gx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广西大学雨无声全媒体中心